系统性红斑狼疮与抑郁症不容忽视的心理健康研究速递

编辑:dd时间:2020-06-28 15:09点击: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是一种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临床表现复杂多样。SLE患者可能长期忍受慢性疼痛、易疲倦和精力下降,成年患者则可能担心生活不能独立而成为家庭的负担。

研究发现,SLE患者情绪障碍的发病率为65%-69%,SLE女性患者发生抑郁症的风险是健康女性的6倍,可能比癌症患者情绪更加低落,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适应力作为一种人格特征,是指能够调整压力,成功适应逆境的能力。好的心理素质(包括自制力、积极、乐观)和社会支持可以帮助患者减少应激或压力对自身免疫的不利影响,特别是针对炎症反应。反过来说,免疫因素也可能会影响个体对应激状态的适应和恢复能力。现已证明适应力是慢性疾病的一个保护因素。

目前,影响SLE患者适应力的有利因素和有害因素尚不确定。不同的因素,如性别、教育程度、年龄、种族和稳定的收入可能对一般人群和存在慢性骨骼肌肉疼痛的患者适应力有一定影响。此外,据报道,与一般人群相比,SLE患者抑郁症患病率更高,而抑郁症是低适应力的一个危险因素。

2019年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心身研究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Mario等人比较SLE女性患者和健康女性两组社会人口因素、适应力等方面的差异(见表1),并进一步探讨SLE患者抑郁症状、社会人口因素(如年龄、职业、社会经济水平、婚姻状况、教育水平和家庭成员)与SLE患者适应力的关系(见表2)。

SLE女性患者的教育水平高于健康女性,在年龄、职业、社会经济水平、婚姻状况和家庭成员方面两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SLE女性患者抑郁症患病率高于健康女性,两组适应力总评分无显著差异。

此项研究发现SLE患者适应力与社会人口因素无明显相关,分析其原因可能是:①研究对象纳入的大多数SLE患者年龄多处中年(年龄45.33±12.9岁),限制了年龄的影响。②与健康女性相比,SLE患者接受教育的时间明显更长,这可能会影响患者适应力。③研究纳入的所有患者都登记在提供公共卫生、养老金和社会保障的公共系统中,从社会保障中获得的社会支持可能有助于提高患者适应和恢复力。因此,此项研究结果也不能推广至具备不同医疗保健水平的SLE患者。

研究结果认为SLE患者的抑郁症状与适应力各项评分均呈负相关。之前也有研究认为SLE患者抑郁、疾病活动、生活质量和预后之间的关系是双向的,反映了SLE患者心理状态管理的必要性。当然,此项研究为横断面研究,存在局限性,研究结果并不能推广到重度SLE患者,而且缺乏对其他心理因素(如焦虑)的评估。

上述研究得出SLE患者适应力与社会人口学因素无明显相关,但患者低适应力与抑郁症状有关。因此,加强教育、社会支持和自我干预势在必行,提高患者心理适应力,帮助患者积极面对疾病,以获得更好的预后。

临床上,我们应重视SLE患者的心理管理和治疗,开发相关药物调节影响患者适应和恢复能力的神经通路(包括参与情绪调节的通路),并应进行适当的心理干预措施。

从患者角度来讲,SLE高发抑郁的因素有很多,比如患者病程、病情活动度、文化程度、对疾病的认识程度、婚姻状况、社会经济地位等因素的影响,国内一项研究纳入160例SLE患者,发现有41.9% 患者存在抑郁情绪,其中身体形象异常、家庭及婚育负担、经济负担对患者抑郁情绪的发生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患者家属也应正确认识疾病,对SLE患者予以足够的关怀和耐心,帮助患者共同面对疾病,积极治疗,有助于改善预后。大多数患者及家属对抑郁症知之甚少,应积极面对抑郁症,主动接受心理治疗。

对临床医生而言,我们不应只注重SLE疾病本身的治疗,还要特别关注患者的心理状况。贝克抑郁量表 ( 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BDI) 是应用最为广泛的抑郁症状自评量表之一,在各种疾病人群和普通人群的抑郁症状评估中均得到应用。如量表结果提示BDI总分10分为无抑郁;10~15分为有轻度情绪不良,患者就要注意调节;大于15分者表明已有抑郁,就需要看心理医生;如果大于25分时,说明抑郁已经比较严重。对SLE患者可按照BDI评分早期做出评价,了解患者是否存在抑郁,早期给予心理治疗及护理,以免因患者心理状况而影响患者生活状态及长期预后。

[4] 王贞, 陈和清. 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抑郁症发生情况及健康教育对其影响[J]. 慢性病学杂志, 2018.